服务热线 : 86-010-80765002

新闻中心

小反刍兽疫的流行病学及常见诊断方法


小反刍兽疫是由副黏病毒科麻疹病毒属的小反刍兽疫病毒引起,以发热、眼鼻黏膜卡他性炎症、坏死性口炎、腹泻和支气管肺炎为主要特征,包括野生动物在内的小反刍动物的一种急性、烈性、致死性、高度接触性传染病。与小反刍兽疫同为麻疹病毒属的成员还包括牛瘟病毒、人麻疹病毒、犬瘟热病毒、海豹瘟病毒和海豚瘟病毒。其中小反刍兽疫与牛瘟具有相近的病理变化和临床症状,两者还具有血清学相关性。


小反刍兽疫是严重危害畜牧业生产安全的重大动物疫病,被世界动物卫生组织(OIE)列为法定报告的动物疫病;目前防控主要依靠灭活苗或弱毒苗,但在实际应用中存在着免疫持续期短、热稳定性差、病毒毒力有返强风险等众多缺陷;目前主要分布在非洲、阿拉伯、中东以及大陆在内的亚洲部分地区。


一、流行病学


1.1小反刍兽疫的地理分布


小反刍兽疫在1942年*次在非洲的象牙海岸被报道,随后的调查发现小反刍兽疫广泛流行于撒哈拉沙漠与赤道之间的大多数非洲国家。后来,小反刍兽疫的分布逐渐扩大到中东、伊朗、南亚次大陆、土耳其以及亚洲中部的部分国家。在亚洲,小反刍兽疫于1987年首次在印度南部地区出现,于1993年至1995年传入阿拉伯半岛、中东及南亚次大陆部分地区并成为了当地的地方性流行病。随着小反刍兽疫全球范围内的净化,人们对小反刍兽疫的认识不断加深,对其警性有所提高,相应的诊断技术也在不断地改进,但更为频繁的动物贸易、牲畜的季节性的迁移以及部分地区的游牧风俗为小反刍兽疫的传播创造了许多条件,使之在全球范围内的分布不断扩大。近年来,小反刍兽疫跨国疫情多发,于2000年首次在亚洲的塔吉克斯坦、尼泊尔、中国西藏暴发。在非洲,小反刍兽疫已遍及赤道以南的刚果(2006)、肯尼亚(2006)、乌干达(2007),撒哈拉北部的摩洛哥(2008)。


根据小反刍兽疫F蛋白、H蛋白和N蛋白基因的序列比对,将世界不同地域的小反刍兽疫流行毒株划分为4个基因群。其中,20世纪70年代在非洲西部及近年在非洲中部分离的毒株属于小反刍兽疫Ⅰ系;在西非的象牙海岸、几内亚、布基纳法索分离的毒株属于小反刍兽疫Ⅱ系;在东部非洲的苏丹、也门、阿曼分离的毒株属于小反刍兽疫Ⅲ系;在阿拉伯半岛、中东、亚州南部地区及非洲的摩洛哥分离的毒株属于小反刍兽疫Ⅳ系。


微信图片_20220413103459.jpg


1.2易感动物


山羊和绵羊是小反刍兽疫的易感动物,山羊较绵羊感染性高且临床症状较严重,但也有报道称绵羊和山羊同样易感,甚至在小反刍兽疫暴发流行时,某些山羊不被感染或仅出现较轻的感染症状,而绵羊却表现出较高的发病率和死亡率。据报道,在实验室给同一种山羊接种不同毒株,表现出了毒株间的毒力差异,相应的不同种的山羊对同一毒株产生不同的反应。对牛和猪人工接种或接触感染,皆不发病,但产生抗体,也不散毒。目前,由于对小反刍兽疫易感的野生动物种类信息不全面,报道过感染小反刍兽疫的野生动物主要有印度水牛、单峰骆驼、小鹿瞪羚、汤氏瞪羚、努比亚北山羊、大羚羊、美洲白尾鹿、中国岩羊。


1.3传播方式


传播方式主要是接触传播,可通过与病羊直接接触发生传播,病羊的鼻液、粪尿等分泌物和排泄物可含有大量的病毒,与被病毒污染的饲料、饮水、衣物、工具、圈舍和牧场等接触也可发生间接传播,在养殖密度较高的羊群偶尔会发生近距离的气溶胶传播。但与口蹄疫病毒传播有区别,小反刍兽疫不能在空气中长时间存活,不能通过气溶胶长距离的传播;因此在防控上做好养殖场及牧场的饲养栏舍、活动场地、饮水设施以及交通工具的消毒及管理,可有效防控小反刍兽疫的感染。


1.4潜伏期


小反刍兽疫一年四季均可发生,但多雨季节和干燥寒冷季节多发。潜伏期为4-5天,最长可达21天,《陆生动物卫生法典》规定为21天。如同其它动物传染病,首次入侵时,所有易感性羊群会大爆发本病,一旦病原存在后,变为散发,随季节性羊羔的出生而病例增加。


微信图片_20220420114751.jpg


二、诊断方法


根据小反刍兽疫的流行病学特点、临床症状和剖检病变等,可作出初步诊断。但应注意与巴氏杆菌病、传染性羊胸膜肺炎、羊传染性*、蓝舌病和口蹄疫等作鉴别诊断。目前本病的实验室诊断方法主要有以下几种。


2.1样品采集


以拭棒刮取睫膜炎分泌物及鼻、口腔及直肠等拭子,以及剖检采取淋巴结、扁桃腺、脾、肺、大肠等组织块,以干冰或冰袋冷藏送至实验室。供病理切片的组织则以10%中性福尔马林液保存及输送。另采取抗凝血剂制备的全血,供病毒分离、血液学及血清学使用。


2.2常规诊断


PPRV的常规诊断技术主要有琼脂免疫扩散试验(AGID)、病毒分离鉴定和胶体金试纸条等。


AGID的敏感性相对较低,因此基本不用于标准诊断。血凝试验(HA)和血凝抑制试验(HI)可用于日常监测,此两种技术易操作、花费少、敏感性也相对较高。

病毒分离培养通常采用非洲绿猴肾细胞(Vero细胞)进行。Sreenivasa 等于2006 年,研究发现改造过的狨猴B 淋巴细胞衍生细胞系MarmosetB95a细胞更利于PPRV 的繁殖和分离。应用此方法鉴定比较准确,但相对费时费力,不适用于PPRV 的快速检测。


在胶体金试纸条方面,研究者成功地建立了一种特异、快速检测PPRV抗原胶体金免疫层析试纸条。此方法与病毒分离方法相比,缩短了PPRV 抗原检测时间、降低了检测成本和检测环境要求,是PPRV 检测方法的完善,也是PPR快速诊断方法之一。


2.3病原学诊断


病原诊断主要包括特异性的cDNA 探针杂交、RT-PCR、实时荧光定量PCR、环介导等温扩增技术(LAMP)、RT-PCR-ELISA 和抗原捕获ELISA等。分子生物学技术虽然耗时短、灵敏度高、特异性强,但由于样品易污染、RNA易降解等可造成不准确结果,而且检测设备要求高、专业性要求强、检测成本高,难以适用于大规模流行病学调查和检验检疫。


2.4血清学诊断


PPRV抗体血清学诊断方法包括间接荧光抗体试验(IFAT)、对流免疫电泳试验(CIEP)、病毒中和试验(VNT)和ELISA 等。其中,IFAT 和VNT 虽然是鉴别诊断PPRV 和RPV 的可靠方法,但由于此两种方法操作复杂、耗时长、设备要求高,不适于大量样品的检测;而VNT 是国际贸易中要求进行的一项检测试验,该法灵敏度高、特异性强,但十分耗时。ELISA 方法相比上述几种方法更加方便、快捷,适用于大量样品的检测诊断。


微信图片_20220411085434.jpg


三、小结       


小反刍兽疫已经严重影响了我国羊养殖业,制约着羊养殖业的持续健康发展,近期中国多地暴发小反刍兽疫疫情为我们敲起了警钟。本文通过从该病的病原、流行病学、诊断方法等几个方面进行阐述,为小反刍兽疫的认识和防控提供指导。目前,小反刍兽疫目前尚无有效的治疗方法,当小反刍兽疫爆发前,快速确诊,紧急建立免疫带,才能有效控制该病在我国的传播。


当前的小反刍兽疫防控措施不够完善,建立和研究更多的防控方法成为当今科研的重中之重。虽然已有的多种新型疫苗,并在PPR的预防方面表现出较好的效果,但力求新型高效的疫苗成为科研工作的发展目标。平时做好 PPR防疫监测与风险评估工作,做好生物安全等防疫工作,同时要加强对抵抗和防御外来病的宣传和教育,从源头防止此病的发生。